首页 > 关于我们 > 最新资讯 > 公司动态 > 正文

百人计划 No.13︱贡士伟:父母不懂我的杯子

来源:百陶会官网发布日期:2020-09-11 17:22:26

0


「百人计划」是一个手艺人版块,我们将陆续采访100位陶艺及相关手工艺从业者,以图文形式记录他们的故事、理念和作品。他们之中有大咖,也有民间手艺人,却都带着自己的故事留在了这个行业。百陶君将带你走进他们的世界——



百人计划︱贡仕伟

景漂,出生于1989年,来自安徽蚌埠怀远

2012年,福建工程学院平面设计专业毕业

爱好绘画,曾短暂北漂,长居景德镇9年

现为素然陶艺主理人,致力于现代陶艺创作


他与陶艺,一见钟情。


儿时到北京,路过一个街道转角,无意间看到老师傅拉坯,那时还是慢轮,三五分钟过罢一个大花盆就诞生了。


这幅画面,他久久不忘。



陶艺学生甲:“喂,你在哪呢?”

陶艺学生乙:“我在老贡工作室呢。”


这是贡士伟的工作室——素然陶艺工作室,成立于2013年。也被大家当作“湘湖社交所”。


我问“素然”有什么寓意?

他说:“就是朴素和自然。”


素然工作室二楼,我们偶遇了一名陶大在读研究生

她每周末都会在这里创作自己的产品


老贡,2012年从福建工程学院的平面设计专业中毕业,

但景德镇,他2011年就来了。


即将在景德镇度过他毕业后的第一个10年。


简易的置物架上摆满了老贡近两年的“产品”


扎根湘湖10年,收获了【素然】,也收获了许多叫他“老贡”的人。在素然,每年都有许多陶艺专业的学生在这儿做毕设,也有许多还在学习的年轻人。


这么说起来,可能大家会觉得老贡是个极其会社交,很有表达欲的人。其实不然,相反,老贡的状态比大家想象中的要简单朴素很多,甚至可以说是佛系的。


这样一个佛系的手艺人,对自己产品的销售也十分佛系,简单到就是“朋友圈发发”。


无意之中的遇见,让老贡坚持了三年的——志野烧


我想这必定是个家里有矿的手艺人,然而他告诉我:“父母是种地的。”


老贡极大部分的热情,都是放在与泥土打交道的时候吧。


就是这么一个,热爱陶艺但不常表达、生活十分简单、像他说的朴素自然,又支持着每一个年轻人陶艺梦想的人,让大家认为他是百人计划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曾以为陶艺是“玄学”。


现在很佛系的老贡,让人看不出来在陶艺学习的道路上,也曾遇到许多困难。


他所遇到的问题,除了自己非科班出身,还有大环境封闭所带来的影响。老贡:“那时的景德镇,还不是那么开放,有些技术别人不愿意教。”这让原本就有些神秘的陶艺在老贡这成为了“玄学”。光是调泥,老贡就走了不少弯路。后来学习拉坯时,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于是有人在拉坯时,他就去看着。然而真正上手摸到拉坯车,也是在给老师傅打下手几年后。后来朋友告诉他:“你去买一吨泥,再买个拉坯车,拉完这吨泥,你就会了。”


老贡创作中,旁边的制家具是他从小喜欢的


于是老贡买了一吨泥、一台二手拉坯车,就开始了自学。除了在别人那观看到的基本手法,其他的技巧、器型老贡都得自己去钻研。慢慢的从一个星期拉3、4板的坯,到一个星期拉1000个坯……



刚开始,老贡会做些手饰和朋友们一起摆摊,随着不断学习而长进的技巧,老贡也做起了壶、花瓶、茶杯,等等。


这样的经验之路可以用在每一个人身上,无论你是什么专业,不断地学习就可以拥有更多的技巧、让生活更加的丰富,有更多的选择。


老贡偶尔文艺的生活


似乎到这里,老贡是该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应该是能用热爱的陶艺养活自己的时候了。但这段路,老贡走的比我们想象的长。


我十分好奇,都这么难了,没想过回到自己的专业么?老贡:“大学期间,经历过一份实习,作为平面设计,加入过不错的后期组,但这毕竟是个乙方的工作,要面对的无理需求太多了。相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做陶艺的状态,虽然有时候还是要面对市场需求,但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留给自己。”尽管是有后路的状态,但老贡还是在陶艺这条路上义无反顾。


老贡摄影作品:“累了就去山里狂奔”


从2011到2015之间的整整四年里,老贡都是没有赚钱的。先是在学习上遇到的困难,而后是面对生存的困境。这是一段灰白的时期,仅有的热情给了陶艺,面对生活的只有苦涩。


制作花瓶的时期,令老贡印象深刻,至今都引以为戒。那时是小有成就的,设计制作的花瓶市场不错,接到了一些不错的订单,于是老贡就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工作室的几个同事,自己外出旅行了。由于制作过程的一些疏漏和市场的需求变化,等到老贡回来时,花瓶已经堆满了整个工作室,也就是滞销了。


至今,这份不安全感都令他内心隐隐作痛。也从那之后,老贡几乎再没怎么长途旅行过了。


那时的他,最怕就是变化。


从害怕变化到迎接、制造变化。


所以这也是看老贡现在设计制作的杯子的有趣之处。大部分杯子属于志野烧,简易朴素又豪迈奔放,随着时间和岁月的积淀,水、茶、器在相互融合中,又呈现出一种奇妙的状态。极具“变化”这一特性,又不可复制。老贡:“现在的杯子,在制作和成型上,都追求其中的颜色、线条变化和独特的肌理。



老贡志野烧作品


老贡所作的之所以独一无二、不可制,与老贡不记釉料配方有关。他常常会反复的烧窑,再添加新的釉色,从而实现每个杯子上丰富、有韵味的颜色、线条变化。最多的时候复烧了四遍。


而在前几年,老贡最害怕的就是市场所带来的瞬息万变的变化,这让老贡十分不安和疲惫。



一次不成,老贡会尝试在杯子上反复施釉


在一次爬山的过程中,无意间捡到了古瓷片,便想到将古瓷片与器皿结合创作,这是十分有趣但又具有一定难度的创作。素坯烧制时的收缩和部分釉料的流动性为古瓷片的固定增添了一些难度,经过多次的实验,终于还是呈现出来了。



试验N次,不断打磨,方有意外之喜


如果两个时期的老贡,同屏出现,那差别一定是非常大的。一个充满对变化的不安,一个面对变化淡然处之。这样的他,是享受变化的。


用他的话说:“是因为有了底气。


老贡工作照


被小小编童靴认真喜爱的牛奶杯


景德镇十年之旅,老贡有一个小结,“一定要每天都有事做,有一个时间规划,不要闲下来。景德镇是个慢节奏的地方,十分闲适,一不小心一天就过去了,不能因为贪图闲适的状态而荒废了所热爱的陶艺”。这也是老贡这么些年看着工作室里来来回回的年轻人,所给出的建议。


十年陶艺,不断面对市场与内心的冲击,在矛盾之中,认清自己,才有了茶器上自然、朴素、拙气的味道。


不禁感叹,十年,的确是段不短的旅程。


父母不懂我的杯子。


对于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人们大多会想问“父母是从事什么呀?”?会理所应当的认为父母一定对他有所启蒙。然而老贡却说:“我父母是种地的”、“他们会对着我的杯子说这是什么呀?”


老贡摄影作品,或许是他向往的生活吧


有些意外,但其实并不罕见,社会发展到今日,越来越多的学生,拖着行李箱走向了艺术大楼,没有所谓的启蒙,其实他们爱的更为纯粹。陶艺,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份从天而降的礼物。


有时候,人们追求梦想,有轰轰烈烈的誓言,有热热闹闹的仪式。但老贡的状态告诉我们,梦想是个伙伴,一日三餐,一路相伴。慢慢的,有诗,有远方。


老贡养的猫,慵懒地躺在茶壶堆里


所以,就这么朴素、自然地去热爱陶艺吧。


百人计划 No.12︱王晓:赚钱买诗把歌唱【跟拍记】

百人计划 No.11︱范婧婧:三十未知而至。

百人计划 No.10︱郑东平:1990年,从公务员变为“试错者”。

百人计划 No.9︱光丽强:雕塑瓷厂里的光。· 百人计划 

百人计划 No.8︱杨艺:玩物亦上志,一生只为一事来。

百人计划 No.7︱叶菁:我被迫留在了景德镇,却收获了真正的自己· 

百人计划No.6︱杨冰:1977年,那个恢复高考的冬天

百人计划No.5︱思敏:在器物中追问自身

百人计划No.4︱余键:余生很长,我想“慢慢”画...

百人计划No.3︱陆小泥:传承中创新,经典永远不会过时

百人计划No.2︱刘晓阳:每一抔泥土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活法

 百人计划No.1︱张琨:以万象为师,懂陶艺语言,造生活美



百人计划:讲述手艺的故事

愿你也生活在有趣的时代

编辑︱百陶君  微信号︱gfxc2016


文章来源:  百陶会原创,转载请保留出处!

最近更新

热文排行

推荐排行

景德镇市珠山区里村街道陶溪川文化产业园
2853688622@qq.com
业务咨询:157798165650798-2080499
2853688622
招聘热线:18979872882(景德镇)18602768619(武汉)